资讯 > 户外观察 > 正文

2022年,全国三亿人将沉迷这种“白色鸦片”?

来源:南方周末 | 作者:杨昕怡 | 时间:2018-08-14 | 浏览:

  “我感到我的肺部充满了奔涌而来的景色——空气,山峰,树林,人们。我想,这就是所谓幸福吧。”,在东野圭吾的笔下,滑雪是冬日的最佳注脚。

面对着视野里的茫茫白景,化身为一个微乎其微的小点在其中上下翻飞,时而感受风的呼啸,时而感受天地之远。正是这种极为刺激的释放感让滑雪这项由来已久的运动拥有了无数的追捧者。



滑行在白雪中,于天地苍茫中感受冬日之美。(资料图/图)


  “一碰就戒不掉”,很多人单单是滑了一两次雪后就迷上了这项运动,因此滑雪也被体育爱好者们称为“白色鸦片”。听来如此夸张的别名让人不禁想发问,这“白色鸦片”的魅力究竟有多大呢?

正在上瘾的中国人

  在大多数国人眼中,滑雪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时髦外来物种,其实,早在《隋书》中就有关于古代室韦人滑雪的记载,“地多积雪,惧陷坑阱,骑木而行,俗皆捕貂为业,冠以狐貉,衣以鱼皮”,居住在北方广袤地区的室韦人以木为板,塑造出了滑雪运动的早期雏形。到了元代,人们就将“骑木”运用到了交通运输方面;明代还举办了我国第一场冰上运动会。可见,古人是绝不会浪费冰雪妖娆时的,他们对滑雪等冰上运动有着独到的认识和强烈的情感。

  但这种感情似乎没有顺着中华文化一脉相传下来,除了降雪较多的东三省,其他地区的人们鲜少了解滑雪,大部分人甚至处于零接触状态,这也使我国的滑雪产业一度处于冰冻状态。近年,冬奥会的即将举办让滑雪再次走入大众视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涌向滑雪场。

  根据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滑雪总人次为1750万,比2016年增加了240万。庞大的增长量令人咂舌,要知道在20年前,滑雪刚被引入中国的时候,会滑雪的人还不足一千。在总人数几何级增长的大环境下,人均滑雪次数也上升到了1.45次,圈外好奇者开始尝试,初级新手变成滑雪发烧友。对于滑雪这件事,中国人开始慢慢上瘾了。


中国正掀起了一波“冰雪热”。(资料图/图)


  以冬奥会为契机,中国向国际作出了“三亿人参与冰雪”的郑重承诺,开始向青少年普及冰雪运动,让冰雪文化在华夏大地上扎根。多地滑雪场与学校合作开设公益滑雪体验课,让孩子们体验到雪带来的另类快乐。短短两小时的入门级体验就足以让体验者喜欢上滑雪这项运动,4天内体验人数突破千人,超出预期的体验人数成了各地滑雪场甜蜜的负担。

中国滑雪场还差一口气?

  对于国内滑雪爱好者而言,心仪的雪场往往在国外。的确,虽然近两年我国滑雪场总数飘红,但缺乏较为成熟的雪场,向欧洲的老牌雪场学习是我国雪场未来的必经之路。

  雪道是每片滑雪场的独门绝技,像私房菜馆里吸引老饕的秘制酱料,雪道的独特性、多样性以及合理性是关乎着雪场客流量的决定性因素。且不说国内一些小型滑雪场,就算是崇礼这般国内数一数二的滑雪胜地也存在着雪道狭窄、功能单一、挑战度弱、缺乏观赏性等问题。以其中太舞滑雪小镇为例,雪道类型偏少,高级道宽度普遍中等偏窄,除了一条超宽中级道,再无其他中等坡度的宽道。看来,改造雪道是中国滑雪场升级的重中之重。

  位于滑雪大国奥地利的最大滑雪天堂阿马德滑雪区,称得上是雪场雪道规划的教科书。阿马德滑雪区共分五个区,滑雪道全长760公里,能为各类滑雪者提供了相应的体验雪道。FIS滑雪道是那些酷爱快节奏的滑雪达人释放自我的地方,保护到位且位于树线以下的家庭友好型滑雪道则是初学者和儿童的理想滑雪地形。此外,斜坡上的小心思也是阿马德滑雪区的亮点所在。雪场里的斜坡尽管只有一条路线,却包含了各种元素:小跳,颠簸,桥梁、隧道、拼装和转弯,综合了滑雪道、滑雪园和交叉滑雪。是选择慢滑还是快速俯冲,每一个滑雪者,不论老幼,不分水平,都能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滑雪乐趣。


滑雪并不是年轻人专属的一场冒险,任何年龄的滑雪者都能体验到冰雪的乐趣。(资料图/图)


  作为雪场的最大卖点,雪道不一定要多样,单一雪道的别具一格也会成为雪场的第一代言人。霞慕尼坐落在陡峭的勃朗峰脚下,在滑雪领域举足轻重。作为一个滑雪度假区在夏季都如此忙碌,霞慕尼独一无二。在小镇里,仰起头便能看到传说中的南针峰,让人同时感到激动又畏惧。正是这种诱惑,促使人们来到这里。小镇本身坐落于海拔 1035 米处的谷底,而非盘踞于山间。这给它带来优势,但也有缺点:这里并不是典型的高山滑雪胜地。滑雪区相距甚远,且没有索道相连;大部分的雪道都是又长又高又陡,有一条雪道从 2807米垂直而下。霞慕尼更适合高水平滑雪者而非初学者。人们可能无法找到极其简单的雪道,但如果想挑战自己,来这里就对了。据官方统计有 47 部缆车索道运行于 80 条雪道之上,共 152 公里,但是事实上这个数字对于如此多的越野雪道来说是很少的。霞慕尼里还有许多优质的斜坡以及不少未开发的区域,为其带来了惊险的名声,在2000米处可以垂直让你抵达山顶,直至海拔3275米。


惊险的雪道足以令所有滑雪爱好热心跳加快,热血沸腾。(资料图/图)


  内部设施自然是要多加完善,但外部环境设施也不可忽略。我国大多数雪场仍是复制黏贴而成的产物,人们还是在以经营体育场馆的思维经营着滑雪场。

而欧洲人早早地就将滑雪归为了度假的一部分。“我是天堂的幸运儿”,麦当娜曾在推特上发表了自己在格施塔德度假的感慨。格施塔德拥有很多冬季滑雪度假酒店,并以其特有的古朴风光而享誉世界,来到这里的滑雪者既可以在古老村庄中享受高速下滑的乐趣,也能在原木小屋里感受难得的平和宁静。这位流行歌后只是众多钟情于冬季度假圣地格施塔德的明星之一。这些远道而来的探访者,来到格施塔德并非只是为了滑雪,她们同样喜欢这里的软件:在阿尔卑斯山上享受舒适的生活。

欧美人的冬季生活方式

  为何滑雪产业能在欧美发展得如此成熟?这一切都要从冰雪运动的源头说起。

如今的冰雪运动和冬季生活方式都需要感谢上天让巴德鲁特出现。可以说,冬季运动和冬季度假是以一种偶然的方式进入历史的。谁能想到,现代冬季度假活动的诞生,竟然源自1864年在瑞士圣莫里茨的一次打赌。

  150多年前第一批在冬季到达圣莫里茨的游客应该感谢这个有魄力的酒馆老板,他与4位夏季度假准备回国的英国客人打了一个赌:他说服了这些客人留在酒店体验圣莫里茨的冬天。如果英国客人不满意的话,他将承担全部的旅行费用。第二年圣莫里茨顿时声名鹊起,不断吸引着从各地纷至沓来的冬季运动爱好者。除滑雪外,在圣莫里茨举办的首届欧洲滑冰锦标赛也吸引着不少苏格兰新游客,他们不仅带来了冰壶,还发展出了有舵雪橇和俯式冰橇。


欧洲人找到了漫漫寒冬的宝藏。(资料图/图)


  相信了他的保证,第一批英国人在漫漫寒冬之中同样可以享受到阳光的滋润。第一个于冬季在圣莫里茨落脚的游客所做的事情,至今还再被无数后来人效仿着——身着精美皮草,享受恩加丁山赐予人类的美景,在群山的衬托下游戏。圣莫里茨,而今已然成为一个品牌,它同时满足了时尚滑雪爱好者以及挑剔的上流社会精英的口味。冬季运动在这里发展,欧洲第一届冰壶锦标赛在圣莫里茨湖的冰面上举行。第一届欧洲滑冰锦标赛于1882年举办,第一届有舵雪橇比赛于1890年举办。几十年之后,速降滑雪与障碍滑雪开始在上流社会盛行。

  圣莫里茨不仅仅在冬季是全球上流社会的聚集之地,米其林星级餐厅在这个小镇星罗棋布,圣莫里茨的发展也是一部欧洲社会转型史。小镇上一共九家五星级皇宫酒店提供了上流社会的社交场所,在这里,新富阶层第一次有能力同贵族结交。

  所以滑雪在欧美不仅仅是一种运动,更是一种源于阿尔卑斯山的山地生活方式。如今,在阿尔卑斯山和洛基山脉中,山地生活已经是中上层阶级度假的标配。


滑雪度假酒店在欧洲风行,在这里,滑雪即是享受生活。(资料图/图)


  瑞士有圣莫里茨,格施塔德,采尔马特, 奥地利有萨尔茨堡州拥有760公里雪道的莫扎特滑雪区和莱西川斯。 意大利雄伟壮丽的多乐美地滑雪区在夏季时候和莫扎特度假区一样,拥有顶尖高水准的古典音乐节。在法国,梅杰夫小镇最受上流社会的青睐,冬天时候是上流社会聚会的舞台。北美随着欧洲潮流,在欧洲人的帮助下,建立起了洛基山脉里的胜地阿斯本, 除了滑雪一流以外,阿斯本学院也闻名世界,是美国最高级的智库之一。美国最顶尖的大脑每年都会不定期聚会于这个落基山的小镇,进行思维的碰撞交流。

  由此可见,在欧美,滑雪场和周边的滑雪度假小镇已经远远超过单纯冬季运动的范畴,随着岁月更替,已经成为一个全方位的山地度假生活方式和社交生活的聚合舞台。在这方面,国内的雪场还处在早期阶段。单纯只注意到雪道,雪场规划还停留在单纯运动的层面。

  雪、山之壮丽,耳边呼啸的速度,只需一次尝试就能让你委身于“滑雪”二字。也许有些时刻,你也会期待一个无尽的冬日。


免责声明:本文由《环球户外在线》自媒体“户外号”作者上传发布,不代表《环球户外在线》观点和立场,《环球户外在线》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
上一篇:生态博物馆建设的探索与实践
下一篇:清净的暑假不清净 是什么占领了大学校园

二维码扫描
  • 环球户外在线
©201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环球户外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