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游玩推荐 > 正文

公园爱情

户外号: 蒋雪 | 时间:2018-11-12 | 浏览:

  来到花溪公园的游客,大多醉心于公园的山水情致,都忽略了花溪河上游的爱情之路。 憩园伉俪,一生一代一双人。在这个蕴藏在山水间的城市,曾经上演着一幕幕感人心脾的爱情故事,成为今日被广为流传的爱情佳话。也许,花溪公园的浪漫便从那时开启。




  憩园名称演变史①20世纪40年代初花溪公园初步竣工,公园内的河边建了两座“小洋房”,一座在坝上桥南头西侧,称为“尚武俱乐部”;一座在戴家水碾西侧,为风景区招待所,即东舍前身。房屋用柏树围城小院,院内中油梅子树、桃树及花草,远看,像一座墨绿色的小城。这家小小的旅社时称“花溪小憩”,不仅建筑玲珑雅致,名字也实在取得好。当时贵州处于抗战大后方和避难所,很多来花溪的人都会选择游览花溪公园甚至小住于此,时国立贵州大学汤炳正曾写道:“我风尘仆仆从沦陷区逃出后,几经周转,最后落脚在贵阳,这应当说是个‘小憩’”。




  ②1944年5月,我国著名文学家巴金与萧珊在风景区招待所“举行婚礼”,共度蜜月。巴金还在此完成他的中篇小说《憩园》。新中国建国初期,修整花溪公园。因巴金的《憩园》而将风景区招待所改为“憩园”。



  ③1958年,贵州省人民政府拆除民国廿三年新建之西舍,并用水泥花墙连同原尚武俱乐部一起围成一个大院,称为西舍。原花溪小憩也拆掉了,改建成两层楼房,盖上琉璃瓦。为与西舍对称,改称为“东舍”,并挂牌。




  ④八十年代,东舍修整过,将屋面瓦改成了土红色。1992年以后,花溪组建了旅游公司,将东舍改为“憩园别墅”。




  憩园伉俪·一生一代一双人李宗津周珊凤花溪小憩结婚

  1940年1月,油画家及美术教育家李宗津受聘于贵阳私立清华中学担任美术教师,随后与同是清华中学教师的周珊凤(周诒春之女)相识相恋,1943年他们在花溪小憩举行了婚礼。




  徐悲鸿廖静文花溪订婚

  1944年2月,徐悲鸿与廖静文在花溪订婚,并在“花溪小憩”度过三天。2007年,已是85岁高龄的廖静文重返花溪,此时徐悲鸿已去世多年。重游花溪公园,回忆他们在此订婚的情景,廖静文女士深情地说:“1944年我与悲鸿在花溪住了三天,已经六十三年了,时间漫长,但不能遗忘,这是我一生生活的最亮点,是我一生中最幸福、最甜蜜的时光。今天来到花溪,我百感交集,在我的老年,能来此重温旧梦,我感到很幸运。”




  巴金萧珊花溪结婚

  1944年5月8日,现代著名作家巴金和他的未婚妻文学翻译家萧珊从贵阳乘马车到花溪,住在花溪公园内“花溪小憩”旅馆。他们相恋8年,终于在此结婚。 巴金在“花溪小憩”住了近一个礼拜。在此进行中篇小说《憩园》的创作。




  李宗津与周珊凤

  一个是艺术才子,一个是名门闺秀,他们结缘于花溪。据贵阳清华中学学生陈扬铨的回忆:“李宗津和周珊凤老师相识不久就堕入爱河,经常看见他俩在公园河边散步谈天。1943年我念高三时,他们在花溪边的‘小憩’举行了婚礼……”




  花溪公园的浪漫故事就如花溪河水一样是宁静的、温馨的,它们舒缓地一路流动,正如贵阳的生活节奏一般,清静又轻净。那些沿途的落花追逐着流水,就像钟表摆动的时间,如痴如醉。


免责声明:本文由《环球户外在线》自媒体“户外号”作者上传发布,不代表《环球户外在线》观点和立场,《环球户外在线》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发布人
版权声明: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
上一篇:收藏这份贵州A级景区名单!贵州给全国人民送“冬季大礼包”啦!
下一篇:​“唱玩”贵州之巅,知名音乐人花海毕节采风走进赫章韭菜坪

二维码扫描
  • 环球户外在线
©201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 环球户外在线版权所有